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这盘棋我们都赢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20:37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我与欣相识是在一次棋赛。

那次,一位着名象棋大师来大学表演,同我们大学生棋社的十人对弈,下盲棋。我是当时的女子象棋冠军,也上场同大师开了战。

我们败的很惨,我在十三着内便溃不成军。只有一个男孩子顽强地坚持到最后拼得筋疲力尽,直到主帅被大师挥兵团团围住才降下白旗。他大概是我们一群中最有成就的一个英雄,隐约听到大师轻轻拍着他的肩说道“小子,好沉着,我记住了你!”于是,我也记住了他,他叫欣,高我一届的大男孩。

这场棋赛的棋谱在校报上连续刊出,我先被点评,只因为我败得最快。欣是我们的评论人,他用语犀利,毫不留情,不足三百字便用尽“下着”,“坏招”,“臭棋”之词。我心里怨恨这家伙,输棋评评就得了,何必尽出我这冠军的洋相。

哪知有一天晚上,他竟夹着一副棋径直来到我的宿舍。同寝室的“妖精”们以为是我的男朋友,便怪怪地笑着,悄悄地溜出门去。那时只有我和他。他西装革履,颇有风度,一脸的正经。

“其实,那盘棋你也下得不错。”天啊,他仍谈着那盘棋。我瞧见他在桌子上摆出了那局棋,他竟对那天我与大师的棋局记忆犹新,一招一式地开了战。他极认真地分柝着,他对棋谱极熟。我听入迷了。

望着他侃着,我真怀疑他心怀鬼胎,找我仅仅是为了那盘糟糕透了的棋吗?我决定将他一军:“喂,想听听我评评你那局臭棋吗?”

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我怪怪地笑着,摆出了那局棋的残局:他的帅被大师的兵马围得动弹不得,顿时,欣傻了眼,刚才那指点江山的神气烟消云散,喃喃地说:“你没有给我机会!”

那一刻,我喜欢上了他,这真是诚实的大男孩,他可是认真地找我谈棋的呢。我所有的警戒撤销了,松了口气,因为这以前我曾被一些男孩子绞尽脑汁用花招追逐过。

他没有谈别的。告辞了。留给我的是一种隐隐的失落。后来有一天,我忍不住打电话约他来下棋,他便兴冲冲地来了。以后便常来,谈棋,摆一些怪怪的残局,在周末他竟放弃了回家,陪我度过那段孤寂。我变得对象棋有一些难以割舍的依恋了。每次我送他一段路,在悠悠的校园小道上,默不出声,悠悠走着,很惬意,充实。

直到有一天我俩身边有了新朋友,那种能喃喃说爱的异性朋友,有好长时间没有下棋了。突然间我感到我曾拥有那一份丰富与真诚是多么使人依恋,几次在路上相遇,在许许多多人中我们都能认出对方,隔着很远我们的眼睛相遇,有一种楚楚的缠绵与渴望。

终于感到心很寂寞。在耐不住寂寞的那一天,我知道他也很快毕业了,便拨通了他宿舍楼的电话。真巧,他就象守候在电话旁一样,没等我说话,那边就传来了他的声音:“慧子,你好!”不由分说地喊道,几分兴奋。

“你好!”不用通姓报名了,仿佛是默契,我们注定在这一刻相约,接下去是长长的沉默。电话里似乎听到对方沉重的喘息和心跳。

“信收到了?答应我吗?”那一头传来欣的声音,有些急促和慌乱。

信!他给我写信了?写的什么?我不容细想便回答:“答应你1”说得无怨无悔,心里却别样的慌张,我答应他什么呢?

我跑到收发室,在一堆信中一下找到那封信。信极短,只有一行字:明晚在“梦院”咖啡厅一叙,盼来。

不知他会告诉我 什么?告诉他有女朋友了,告诉他知道我有男朋友后的那种宽厚的祝福,告诉我们将是最后一次相聚吗?

那一夜,我如约而至。我下了很大决心,在今晚告诉他一个女孩子的心思,不论他是否接纳,我不在乎。

“梦园”如梦,简直是为情人们而设计的,那一个个双人餐桌上燃着幽幽的烛火,情人们在这里低吟私语。

欣很早就来了,在那一角等候着我。我默默地坐下,喝着不愿加糖的咖啡,想视无语。

欣拿出那熟悉的象棋,摆开,看着我:“我们下盘棋女孩子吗?好久没有对奕了,很想的。”

见我默许了,他又说“今晚只下一盘,我们赌些什么?”

赌什么?我的眼睛望着他,肯定满是惊疑。

“赌一个愿望,输了棋的一方一定要满足赢家一个愿望。”他没有正视我的眼睛,坚定地说。

“这愿望对你我有多大的分量和权威呢?”

“以生命为代价!”他一脸的凝重,我知道他是个极认真的人,说到这份上实在不易。

我心里好慌张,他会提出怎样的愿望呢?这一刻我思如闪电,只有一个念头在支配我的意志:表达这个愿望的权力必须属于我!

这意味着我一定要赢这局棋。

“我同意。”瞧着他那一刹那掠过的惊喜,读懂了他的心思。然而我又说“你必须先满足我一个小小的条件。”

他一脸的得意,一副凯旋的样子,宽容地说:“行,什么条件都有行!”轻松而慷慨。

“让我一车一马,”轮到他悲哀了,我还加一句“还有一炮。”他犹豫了,半天才无可奈何地点点头,一脸的沮丧,男孩子那份豪迈使他难以拒绝我那“小小的条件”。

我们开了战!这是力量悬殊的“战争”,我虽少谋略但拥有雄兵强将,我挥动兵马黑云一般压向他的城池,可怜他只有招架之力,左冲右突,很难抵挡我猛烈的攻势。每一步他都考虑长久,一脸的顽强不屈。一刻间我又看到他与大师决战时的那种刚毅,双眼紧盯着棋盘,仿佛寻找着机遇。

这是一场生命之战啊!

这时轮到我悠然,只需几步便可赢他!这将是我第一次胜利。我呷羊咖啡,有一种轻松,有一种缠绵,我胜券在握了,我能让他用生命来支付我的愿望了,我要让他知道我原是爱着他,让他来选择我的爱,承受一个女孩子的生命之托啊!

没容我在陶醉中悠然品味,我看见欣那绝望的眼睛迸放出一种亮光。人的手如闪电般敏捷,右手不知什么时候抓住了一个炮,轰向我的“帅”,然后左手将我的“帅”紧紧抓在手中,护在胸前,他蛮横无理地欢呼道:“我赢了,赢了啊!”

这一炮轰得我魂飞魄散!这海盗般的男孩子一刻间失去了那份认真,竟没有起码的规则。我愤然地瞪着他,所有的怨恨倾泻他,然后痛苦地闭上眼睛,不愿意再望他。你连这一次机会都不给我吗?你怎会践踏我们共守的约定和规则来伤害女孩子那美丽的心愿呢?此刻我只有一个念头,快讲你的愿望,然后我仍依约祝福你,然后我离去,不会有眼泪。

这时,仿佛有一个声音从远远的地方传向耳畔:“听我说,在听我说吗?”那是欣,他说愿望了。

他细语如诉:“我想吻你,不长,就一生。”

顿时,我泪如雨下,不住地流,我拼命点头……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