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玉坠上的爱情天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9:16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1

曾以为会忘记,只是多年后发现,自己一直未忘记那恍如隔世的人与事。8年!谁会相信有人会为了1个月而等了8年……

眉目清亮的她,站在绿绿的草地上,架着画板点着画笔,人亦如画。我躲在树下,痴痴地望着她。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因为我每次都能在那片草地上看到她,却不能在一列一排的学子中寻觅到她。一天又一天,我总是这样远远地望着那个女孩,不敢逾越,担心她会消失。

然而事情有了转变。那天,班里的文娱委员杨茵正和那个女孩一起有说有笑地走到我的身旁。杨茵朝我喊:“忧郁王子徐青宇,你也在这啊?”身旁的她抿着嘴笑,有点羞涩地看着我。杨茵骄傲地跟我介绍那个女孩:“这是我表姐苏小可,她可是未来的画家呢,厉害吧?”女孩轻轻嗔怪:“杨茵,不许胡说。”

我疑惑地问:“你表姐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苏小可的目光随即黯淡,怔怔地看着我。杨茵说:“医生说我表姐身体很虚弱,只能在家学字、画画。” 杨茵还说,苏小可在一场灾难中失去了父母。

我突然很心疼,鼓起勇气向苏小可伸出手:

“我叫徐青宇,希望你能允许我来看你画画。”她惊愕地抬头,星子般的目光一眨一眨,阳光像飞舞的叶子,一片片闪过她的脸。有那么一刹那,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里只看到她。

我们渐渐变得熟悉起来,我每天还会静静地看苏小可画画。当我发现她乌黑云鬓下、白皙的皮肤上有一道鲜明的疤痕时,很想轻轻地吻下去……高考前,苏小可鼓励我说:“徐青宇,你一定能考上最好的学校。” 虽然她看起来很高兴,但眼神还是流露出一丝失落。转眼间,我和杨茵考上了本城同一所大学。

2

其实,我高考的分数比杨茵高很多,可以走得更远,但是高考前,我偷偷地报考了本城的大学,然后又胡乱找了个理由安慰母亲。当我装作一脸沮丧地站在苏小可面前时,我耷拉着脑袋说:“你瞧,我没你想象的那样聪明。”

苏小可流着泪,看着我说:“你是为了我吗?”我不敢直视:“我只是想留下来照顾我母亲。”苏小可的眼泪掉得更加厉害了。我不忍地说:“如果我有能力,在哪都能学好。如果你真的懂我,就知道我是心甘情愿的。”“傻瓜。”苏小可擦着眼泪,笑了。她用柔软的手轻握住我的那一刻,我终于体会到幸福的滋味。

开学前1个月,我们度过了人生最快乐的时光。临走,苏小可把颈项上的雨点玉坠拿了下来,放在我的手心里:“你会忘记我吗?”我轻轻抚摸她的头,坚定地说:“永远不会。”如果当时我知道这是一个残酷的告别,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追上去,把她永远留在身边。只是,当杨茵把苏小可的信交给我时,我才知道一切都晚了—

青宇:

有没有这样一个天平,能够衡量我们的爱情?

如玉坠一样,冷了,说明你已经忘记了我;暖着,说明你还思念着我。无论它被丢弃,还是被你捧在手心,抑或贴近你的心房,我都能感知你的温度。

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我就这样对着玉坠自言自语。我甚至自卑得想要撮合你和杨茵在一起,但我终究没能避开你的目光。我不能一直拖累你,今天你能为我放弃更好的大学,明天说不定你还会为我放弃更好的机会。那样,我们的爱情会变得不平等。我从没有走出那场灾难的影子,4年后,如果我学会了坚强,我会回到你的身边。但如果没有,我希望你能忘记我,无所顾忌地往更高的地方飞去。

3

大一,我成了学校里埋头苦读的书呆子。杨茵说我失去了青春,正快步奔向小老头的捷径。后来我收到苏小可的信,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在一个有着很多交错梯田的地方,照片上的她,拉着几个孩子,肩上挂着花架。她变黑了,也瘦了,眼里还是装着满满的忧伤。她还好吗,她知道我在等她吗?照片背面写着一行字:青宇,玉坠还暖吗?

大二,我成了学生会骨干,偶尔也会收到几封小师妹写的情书,却因此被杨茵嗤之以鼻。我没忘记苏小可,不知她在何处,是否安好。校运会八百米赛跑的时候,第一个冲刺的我却为了那块被甩出去的玉坠,毫不犹豫地往回找寻,全然不顾别人讶异的目光,就像第一次吻苏小可额头上的伤疤那样,轻柔地把完好的玉坠系好,挂在心口。

大三的冬天,杨茵交给我一张苏小可的照片,前后翻看找不到一字一句。我急得快疯了,一个劲儿地求杨茵,让她把苏小可寄来的信封给我。杨茵表情复杂,支支吾吾:“拆信时只拿了照片,信封都丢了。”

大四的秋天,我毕业了,即将踏入社会,而苏小可不再寄信给我。杨茵找了很多蹩脚的理由搪塞我。

苏小可,你不是说要回来的吗?

终于,在我落实好工作以后,杨茵递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没有照片,只有薄薄的一张小学生作业纸,上面写着:

徐青宇,我已经在一个美丽的地方找到幸福了,我过得非常好,他对我很体贴,很温柔。你不要再找我了,好好生活,好好在天空翱翔,好好对杨茵,她对你的爱比我更早。祝你们幸福。

我不知道苏小可是故意把自己弄丢了,还是我不小心把她弄丢了。

4

杨茵还是什么都不肯说,只说那是苏小可的意思。除了照片,她的足迹无处可寻。

我又用了4年的时间来掩饰伤痛。苏小可说得对,杨茵真的很爱我,她甚至对我说:“青宇,我不介意你对表姐深刻的爱,我只想在你身边陪着你。”或许,过完这一年,我应该能接受现实,少辜负一些好意。

一天,我到一个江南小城出差。那里有条绿绿的水带围绕着小城,雾气氤氲,细雨如梦如幻,每一处都可以入画。这让我想起多年前一个画画的少女,从容地从一幅画里走出来,还曾经似有似无地与我一起涤过青春的河。当我走进一间小小的图书馆时,眼前看到的都是很旧的东西,岁月斑斑。绕过一扇屏风,我突然发愣,天旋地转,好久好久,脸上似乎淌过一行冰冷的水珠。

那扇屏风的后面有一面不大的墙,最上面写着几个模糊大字:纪念舍己救人的苏老师,上面还贴着一幅幅孩子的画,日期是4年前。

原来漫长的年月不过是时针绕了千百个圈,任谁都无法逃脱年轮里的生离死别。但至少,我们曾经相爱过,曾经找到爱情的天平,让悬在我心口的那块玉坠一直温热着。

故事大全整理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