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辽宁舰前身的627天

发布时间:2020-03-04 18:33:10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和锈迹一同被时光吞噬的,是漫长复杂的论证、研讨、争取和堪称戏剧化的购船过程;考虑到航母项目的特殊性,亲历者们大多沉默已久。随着辽宁舰揭开面纱,多位曾助力航母来华的幕后人物首次接受媒体详细采访,共同讲述这个慢船来中国的故事。

慢船去中国

在中俄签署10年来最大军售合同消息传出后,俄罗斯塔斯社立即澄清称:双方仅在年初签署有关框架性协议。而习近平访俄期间,则未谈及军事技术合作。

对外军购向来是涉及政治、外交和军事多种关系的敏感事项,尤其重大军购项目背后,往往隐藏极其艰苦的谈判拉锯和复杂多变的操作手法。

这绝非一则消息看上去那样简单和顺理成章。

在所有去中国的慢船中,瓦良格号一定是最慢的之一。2001年7月,路透社记者博尔顿这么写道。

慢船去中国是句西方谚语,比喻世上最漫长的路途。博尔顿写下这句话时,瓦良格号已在黑海被困整整一年,无法通过土耳其海峡。对这艘前苏联时代的航母而言,来华路上遇见了太多考验土耳其的阻挠、爱琴海的风浪以及充满变数的航道直到2002年3月,锈迹斑斑的瓦良格号才割破浓雾,驶入大连港。

从乌克兰到中国,预计60天的航程最终走了627天;如果从1991年瓦良格号进入中国海军的视野开始算起,这段包含无数讨价还价反复拉锯的特殊买卖花费了11年。

2012年,还是在大连,由瓦良格号改建而成的辽宁舰正式交付海军,成为我国第一艘航空母舰。当年11月,歼-15在崭新的中国航母上起降成功。

如果上溯至解放军首次组织航母专题论证的1970年,航母进入中国海军序列的历程超过40年。

我想起了当年无数次来到伊斯坦布尔与中方代表商讨、向土耳其政府申请通过海峡许可的日子。年过花甲的迪莫曼斯告诉记者,对于ITC(荷兰国际运输合约公司)来说,(拖运)瓦良格号是一项既有趣又极富挑战性的工作,尤其是时隔多年后回头去看。

中船重工半路杀出

事情似乎从开始就不太顺利。中途,ITC与瓦良格号买主、澳门创律旅游娱乐有限公司(下简称创律)的合同被取消了。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1998年创律买下瓦良格号后,发生资金问题,影响到了船只归国。仅是停在船厂接受代管的每天5000美元费用就令创律方面无法承受,正考虑将它转手卖给韩国、日本等国。

得知这一情况后,有关部门拘留、控制住了所有经手人员,将船没收。在国务院专门召开的会议上,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下简称中船重工)接下此船,并担负将其运回国内的任务。而外交部驻土耳其大使馆也在此之后开始介入,担负通过海峡的一系列外交协调任务。

据可靠消息称,当时中船重工方面仍希望对这艘未完工的航母进行商业改造。

但无论如何,这是购买瓦良格的过程中,中国方面第一次集中动员国家力量介入。在此之前,技术论证和现场考察虽由中国军方组织,但在前台担任购船任务的始终是澳门创律旅游娱乐公司。(详见《论争航母:曲线航行四十年》)

2000年4月,在看过创律集团主席徐增平等人的交代材料后,时任中船重工下属大连造船厂副厂长的唐士源带着厂里的俄语翻译、引水员去乌克兰协商、签订购买合同,实际上接手了瓦良格号。

事件紧急,手续都是特事特办办理护照只用了3天,引航员的海员证直到登机前才拿到4月22日出发前,三人花了1万多元现金,临时采购了大到摄像机、小到手电筒、食品的各类物资。

随后,他们来到尼古拉耶夫船厂,第一次登上瓦良格号。此时的巨舰两侧都已成了海鸥的栖息地,船上四处可见海燕窝上世纪最后十年间,这艘中止建造的巨舰只挪过两次,一次是转换码头,另一次则是被台风刮跑。

船的大轴已被焊死,海底门被偷走,不少电缆都被割走卖钱,幸好通海阀门、锚机、锚链、螺旋桨、动力系统都在。

至此,瓦良格号做好了离开乌克兰的全部准备。

土耳其搁浅

土耳其海峡(也称黑海海峡)成了黑海向外的唯一通道,由博斯普鲁斯海峡、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组成,是地球上最繁忙的航路之一,也是航母来华的必由之路。

瓦良格号在拖带下欲进入博斯普鲁斯海峡时,遭土耳其政府拦阻,并被命令退回黑海,开始了此后五百多天在黑海上的徘徊。

知情人士透露,早在1998年左右,创律就曾与土耳其方面协商通过事宜,遭到拒绝,但徐增平等人未在材料中提及,使得巨舰回国遭此一劫。

表面上,瓦良格号无法通过的原因只有一条:安全。2001年1月30日,姚匡乙会见了土耳其负责海事事务的国务部长米尔扎欧鲁(Mirzaoglu),后者是反对者中的箭头人物,也掌握着放行的权限。他详述了安全上的风险瓦良格号太大,长度达306.45米比泰坦尼克还要长40来米最大宽度71.95米,且无动力系统和舵,势必要拖,船队总长度将达到550米左右。他还分析说,若强行通过,可能造成两个结果,一是触礁,二是搁浅,土耳其将被迫封堵海峡;两岸奥斯曼帝国留下的宫殿、清真寺等也可能被撞坏,损失将无法估量。

一次又一次地斡旋不顺,中方开始分析土耳其拒绝的原因。

姚匡乙认为,米尔扎欧鲁提出的安全问题并不完全是借口,更重要的是土耳其国内外的政治因素。

土耳其联合政府的总理和外长属同一党派,重视中土关系,在瓦良格问题上比较积极,而副总理和米尔扎欧鲁所属的右翼民族行动党则持反对立场,两党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态度不一。外力也左右着土耳其。

最尴尬的还是瓦良格号的身份。而且美国、日本、印度和台湾地区通过不同方式对土耳其施加影响,阻拦瓦良格号通过。

随后,姚匡乙又找到了土耳其外交部次长,针对瓦良格号将被改造为军舰的传闻作解释。同在7月份,土耳其总参谋长凯威里科鲁正是在7月应邀访问北京,受到了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高规格接见,双方在军事技术出口方面达成了一些协议,土耳其军方的立场也随之改变。

军方松动后,才使得总理能发表意见,姚匡乙分析说,到了8月24日,总理埃切维特书面指示米尔扎欧鲁,让瓦良格号通过。

第一艘航母

2001年12月下旬,在开普敦港口外静候了四五天后,穗救201号的船员们看见瓦良格号在两艘拖轮的牵引下缓缓驶来。余新洪还记得看到巨舰的第一眼印象,舰台很大,不可思议的感觉,也因为知道它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艘航母,有感情。

从开普敦往南,几个小时就到好望角。从进入南非地界开始,22天的航行中船队只碰上过一天好天气。转过好望角的时候,海风达到7级以上,海浪保持在大浪、巨浪间。

到了12月27日,风浪仍未平息,可俄籍拖轮上的物资已十分短缺,穗救201号努力靠近,却发现直径85毫米的缆绳均被绷断,操作困难,最后仅把俄轮所需的副食吊了过去,其他物资等天气转好后才一一转交。

在三艘拖轮的保驾下,瓦良格号开始了它抵达中国前的最后一段航程。

在航路的最后一段,眼前就是台湾岛,彼时海峡气氛紧张,两位船长决定避开一切不可控的因素,从台湾东部的公海上走,与台湾岛始终保持七八十海里的距离,向北进入东海。

在整段航行中,船员们选择天气较好的时候,放下工作艇、登上瓦良格,检查其拖具。

第一个感觉是锈迹斑斑,进入船舱,发现里面就像迷宫一样,也没有照明,我们都是打着手电进去的。余新洪忙里偷闲,与瓦舰合了几张影,照片珍藏至今。

刘清松则对陪同登船的3位乌克兰专家印象深刻,他们参与造了这艘船,带了很多图纸,对瓦良格号,就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很细心地跟我们介绍情况。本来以为瓦良格该是破破烂烂的,没想到上去一看,焊接都做得很好,全是人工焊的,水平很高。

与在黑海遭遇法国人到此一游一样,瓦良格号的最后一段航程也丝毫不寂寞,从南非到日本,包括台湾地区,都不时有直升机、固定翼飞机、快艇靠近拍照,在未对拖航造成影响的情况下,船队一般选择不予理会。上峰从一开始就没透露最终的目的地,直到驶过印度洋,穗救201号才获悉,目的地大连。

2月28日,进入大连港外锚区时,浓雾袭来,视距最低时仅20米,瓦良格号在外锚区经历了最后的等待。穗救201号不断发布无线电警告,要求附近船只避让,倒引来不少好奇的围观船只。

赶来围观的还有瓦良格号名义上的主人、创律集团主席徐增平。3月2日一清早,包括他在内的近20人就随工作船开往外锚区,船上的边防、海关工作人员对创律号进行了联检;完成后,两艘外籍拖轮立即离去,由大连港的拖轮接手。

徐增平当时对外宣布,整个计划已成功了99%,但最后的1%,也是最艰巨的,不能掉以轻心,我今后将为搞活瓦良格号的商业模式而奋斗。

3月3日清晨5时,历经周折的瓦良格号在6艘拖轮和1艘引水船的引领下,离开外锚区,开往内港;中午12时,瓦良格号安全靠泊在大连内港西区4号散货码头。从乌克兰开始,整个拖船过程约花费2000万美元。

本刊记者吴凤思/整理

日照定制劳保工服

潍坊工服制做

临沂职业装制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