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张氏诡谈之血衣-【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0:54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上一篇:《张氏诡谈之迷路丧魂》

一个十层楼的居民楼下,赫然躺着一具女尸!

事发大概凌晨两点,死亡人为了一女子,年龄在二十四到二十七之间,长发及腰,死亡时身穿白色长裙,但由于头部先着地使得大量的血液蔓延,将白裙染色至红色。

现场红色的血,黄色的脑浆混合在一起,肠子似得东西溅落的四处都是,女子已是面目全非,惨白的脸上没有一丝活气,眼珠子早都不知道跑去哪里了,只留下了一个空旷旷的眼窝死死地盯着大楼里的某个窗户。

“哎,多么年轻的生命啊,跳楼了多可惜”不禁有人如此感慨。

几月后、

“哎呀,讨厌!不要乱摸,人家痒”,一个娇嫩的声音打断了董宁胡摸的手。

“怎么,你还害羞啊?都和我多少次了,来乖乖的伺候伺候大爷。”说罢,便将手摸向玲那白皙的而又修长的大腿。

“讨厌!先不要这么猴急好不好,先说说,你弄我们结婚的钱,快好了吧?”玲的一句话打断了董宁,董宁长叹一口气,抬头看着天花板说道:“再过一会吧,不就我一定会弄到的。”显然有的心虚。

“什么!还有过一会,这都几个过一会了,你说芳都死了几个月了,怎么还是弄不到!你是不是还爱着她啊?你说!是不是?”玲顿时红着脸,憋着气,大声冲着董宁吼道。

董宁一把将玲压倒在床上,手捂着她的嘴说:“小声点!你想我们都进监狱啊。”此时的董宁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显得格外紧张,他狰狞的眼神吓得玲一句话也不敢多说,连连点头。

见玲不会多说,董宁才缓缓抬起捂着的手,玲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想离董宁远点,可是没劲的她只好乖乖的躺在他的身边。

“你放心,明天我在过去,要是这次两个老头还不妥协,我也就只好把他们也杀了!”董宁像是在对玲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凶狠的眼光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

芳是一个企业家的女儿,说是富二代吧,其实也不算,但经济还说得过去。她是在她爸妈四十岁左右的时候来到这个世界的,家里就她一个女儿,所以老两口格外溺爱她。芳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就连婚姻这样的大事也是由芳做主的。不然家里人怎么会同意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没有钱的混混呢。

董宁从小就是一个地痞流氓,当他听说芳家里很有钱时便早早的打好了算盘,他和芳结婚还没有多久就花掉了芳家里的好几万元,自己还不出去赚。为此两个人常常吵架。

现在芳死了,家里的财产全是董宁一个人的了,就在他高兴之际,发现芳的钱早就让他花光了,无奈之下,他把罪恶的双眼定向了芳的父母。只要两个老家伙一死,家里的财产就全部都是他所有了,想到这里董宁邪恶的笑了。

深夜,董宁让玲穿上一件白色的裙子假扮死去的芳,借助“芳”的口,将他们的全部财产转移到董宁的账上。

老人的房间门前。

一个畏畏缩缩的身影来回晃荡,始终不敢上前,董宁看不下去了,一脚就把她踹了上去,还说:“就按计划行事。”

董宁心里想着自己的完美计划,目不转睛的看着玲的每一个表演,她是不能失误的,要是被老家伙发现,董宁不得已就只能杀掉他们,希望事情可以进展的顺利。

四周很黑,角落里的董宁已经看不见玲的去向了,他不知道玲是否可以完美的完成计划,心里很急,可他不能急着去看结果,只能静静的等着玲给他的信号,时间过得很慢,有种停止的感觉,就在董宁焦躁不安的时候,他模糊的看见一个身影向他飘了过来。

“啊,是玲啊,吓死我了,估计事情已经成了。玲就是可靠。”董宁一个劲的在心里夸着自己眼前这个模糊的女人。

忽然,一阵凉风混着着腥腥的血腥味吹向了董宁,冷的董宁的骨头都在咯咯作响。董宁觉得自己有些晕眩,本来就看不清的四周似乎都在旋转,血腥味越来越重,那个影子缓缓向他靠近,借着微弱的月光,他看见身影穿的裙子分明就是红色!不对!那是血,是血的颜色,裙子像在血水里浸泡过一样,在滴血。

董宁有点怕了,这不是玲!该不会是死去的芳吧!

此时董宁吓得全身出汗,他不敢在多看那个鬼影一眼,撒腿便跑,也不顾不知道状况的玲,说道:“不要追我,不要追我。”

哐!一声撞在了墙上晕了过去。

“喂!醒醒!好啊,你大爷的!老娘去装鬼,你还好,给我在睡觉!起来,你给我起来!”骂骂咧咧的玲将晕过去的董宁打醒,看着董宁头上大大的包,玲才说:“妈呀!你怎么了?”

董宁按住自己的头,意识模糊的说道:“不要追我...”

一天后,董宁恢复了意识,追问玲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玲就是不说。这可急坏了他,他拿出刀威胁玲,无奈,玲只好交代。玲说,她刚进去的时候屋子里面没有人,于是玲就出来找董宁想问问具体是哪个房间,可是一出来就发现他不见了,所以玲只好回去,在路上碰见躺在地上的董宁,还以为他在睡觉呢,生气的她便将董宁吵醒,剩下的就是董宁都知道的了。

董宁摸摸脑袋,说:“你就没有见鬼?”

“什么鬼啊?”

“是芳啊!”

“哈哈,是不是我假装芳把你吓傻了,我就是芳,你信不信啊”玲欢快的笑着。

董宁转过头不再搭理玲,他仔细回想着那天晚上的所见,他想知道这个鬼是不是芳,如果是,那他可真是小命不保了。

“当当当,有你的快递,出来收一下”

“好啊,等一下”玲跑出去签收,董宁反问玲说:“什么时候的啊,怎么都没有见你买”

“哇!好大的盒子,”接过来放在了茶几上,“这是我看的裙子,都好几天了,才发过来很慢啊,你忘了,还是你买的呢”玲对董宁说道。

“奥!好像有这么一回事”快打开看看。

“啊!”董宁慌忙把盒子扔了老远,他瞳孔放大,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在浑身打颤,“你干嘛!吓死我了,咋啦啊?”惊慌失措的玲责备的问道,“不就是一件红色的裙子吗,至于嘛!”

董宁回过神来再看确实是一条红色的裙子,这才放下心来,他大声骂道:“以后再不许你穿红色的衣服,吓死老子啊!”说罢,便气冲冲的抓起新买的红裙子仍在垃圾坑里。

还没有过几分钟,当当当又是一阵敲门声。

“有你的快递,出来收一下”

“好啊,等一下”玲跑出去签收。董宁怒道:“今天真是奇了怪了,怎么这么多的快递!”

“好大的一个盒子”,接过来放在了茶几上,“这是我看的裙子,都好几天了,才发过来很慢啊,你记不记得还是你买的呢”玲对董宁说道。

“啊?”董宁此时有些疑惑,反问玲说:“刚刚不是你签收了吗?怎么还是我买的?”董宁惶恐的看着玲,只见玲说:“快来啊,拆开我们看看好不好看,来啊”,说着便拉着董宁坐在了她身边。

“咦,盒子底部怎么是湿的,放到水里了吗?不会吧。”董宁一看自己湿了的手,天呐!是血!邮件里怎么会有血,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直直冲向董宁的大脑。

他慌忙撕开盒子,“不会吧!”他大叫到,是那么的撕心裂肺。如此大的声音本来会有很多的人会听见,可以奇怪的是,这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和玲两个人了。

只见盒子里是刚刚那件被他扔出去的裙子,裙子上沾染着鲜红的血,慢慢渗在他的手上,裤子上,散发的腥味正是他那天晚上问过的气味,没错就是芳!她来了!

董宁将盒子放在茶几上,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框框的磕着头说道:“我错了,对不起,芳,我对不起你,那天不是我推你下去的,是她,是玲,不是我,你放过我吧”董宁已是哭的稀里哗啦的。

“你在说我吗?”玲反问道他。

“你还一直撒谎,还我命来,今天我就要你死!”

董宁抬起头看玲,奇怪,玲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此时,玲身穿刚刚的那件血衣,直端端的站在董宁面前,她的面色惨白,长长的头发将眼前遮住,透过发隙,董宁看见玲没有眼眶,只留下一个空荡荡的眼窝。

“你的玲,早死了,我只不过用了她的躯壳罢了,现在到你了,哈哈哈哈”

午夜两点

一个身穿红色长裙的男子站在自家的阳台上,一个纵身跳了下去。

查看更多:《灵异鬼故事大全》

漫漫西游最新版

口袋征服百度版

僵尸冲突2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