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狱者奇谈11117-【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3:39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他为什么这样做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谢晨也无心去自习,直接就回到了寝室。

此时已是傍晚,寝室楼走廊却没开灯,一阵阴风吹过,谢晨打了个哆嗦。

与此同时,谢晨又听到那阵寒气的咝咝声,而每当这个声音出现时,总会发生一些诡异的事情。

悄悄走到寝室门前,他小心翼翼地握住门把,缓缓拧开,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条缝。

几乎同时,门里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藏着一头恶鬼,正准备择人而噬。

谢晨屏住呼吸,用力一推,门开的一瞬间,他呆住了。

因为他看到李顺阳正在里面,手里拿着一个灵牌一把螺丝刀,对着王梓的床铺不知在摆弄什么!

“你——”谢晨还没说出口,李顺阳就猛地扑了过来,用力撞倒谢晨,然后头也不回的飞快逃了出去。

只剩下谢晨惊恐地倒在地上。

等到其他人都回来,谢晨一脸凝重地说起这件事,大家听了都神色各异。

王梓猛地站起身,愤怒地说:“李顺阳这混蛋!我就知道!”

“你们到底怎么了啊?”陈辉问道。

王梓余怒未消,良久才稍稍平复情绪,开始说:

孙朝彬出事那天晚上,王梓之所以不在寝室,是因为和李顺阳吵了一架,最近他们两个在争系里的一个保研名额,两人势均力敌,但王梓发现李顺阳最近偷偷向辅导员打小报告,把他和女友周小曼约会的场景拍了下来,说他最近只顾和女友约会根本无心考研。

王梓当时就火了,心想我和女友约会关你何事?于是就和李顺阳大吵一架,最后愤愤离开寝室,然后正好遇见周小曼,后者手里正拿着一个牌状的东西默默流泪。王梓一问才知道这个牌状的东西是周小曼留着纪念她的前男友秦海峰的,本来王梓就在生气,看见这个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夺过来远远的扔了出去,不小心砸到了陈辉。而王梓扔完以后就后悔了,急忙去追周小曼。

听完这个,陈辉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我给李顺阳打电话,叫他过来说清楚。”谢晨打出手机拨打了李顺阳的号。

“不用打了,他马上就要死了,和我一样……”一个刺耳的声音从孙朝彬床铺那边传过来,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最后飘到李顺阳床铺上,然后消失了。

众人面面相觑,都不做声。

突然出现的人影

李顺阳其实活得好好的,至少目前是这样,他躲到了学校附近一个偏僻小宾馆里,一来不容易被他们找到,二来他打听过了,这个宾馆有电热毯。

李顺阳用螺丝刀将电热毯卸开,然后又拿起一块写着王梓名字的灵牌将电阻换下。

虽然这个过程不难,但也费了他不少时间,安装好后李顺阳松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插头准备通电。

几乎是同时,床铺上有什么东西蠕动了一下。

李顺阳一怔,定睛望去,床铺上蠕动越来越大,还依稀能听到“咝咝”声。

冷汗顺着额头滑下,李顺阳用力掐自己一下,确认不是在做梦——自己明明还没有通电!

床铺渐渐鼓了起来,李顺阳看到一头干燥枯黄的头发露出来,而头发以下的部分都盖在被子里,并且还在微微蠕动,仿佛一头蛇身人首的怪物。

李顺阳惊恐地后退,一不留神摔在地上,没想到被子也滚了下来朝着他而去!

滚下来的瞬间,被子滑脱,露出一张残缺不全的脸,正是他自己!

突如其来的恐惧在心头翻涌着,李顺阳吓得飞快地跑出了宾馆。

过了好大会儿,李顺阳才惊魂甫定,慢慢又走了回去,发现屋里床铺凌乱不堪,而那张残缺的脸却已不知去向。

他心头升起一股不祥预感,赶紧跑到电热毯前将其拆开。

果然,里面的灵牌赫然变成了自己的名字!

怎么可能!

李顺阳发出凄厉的尖叫。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李顺阳慢慢回头,只见是周小曼!

后者正警戒看着他:“我刚去吃饭的时候看见你鬼鬼祟祟地进了宾馆,所以我跟了过来。”

李顺阳见周小曼独自一人前来,眼珠一转,露出一丝阴笑,“你怀疑的没错,而且你来得正好,我可以拿你做个试验。”

“什么实验?”周小曼下意识后退两步。

李顺阳自顾自开始说:“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各个方面都比不过王梓,为了要超过他获得保研名额,就必须做一个项目超过他。所以我决定研究电冷毯,正好需要一个人来当实验品……”

说着李顺阳就拿过来那个灵牌,狞笑着一步步朝周小曼走过去,“我把上面的名字换成你的,然后看看你有什么反应。”

周小曼急忙转身,但却被李顺阳一把拉住,“别想跑!”

尘封的血腥

“混蛋!”这时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狠狠地掐住了李顺阳的脖子。

只见是王梓,咬牙切齿道:“幸好小曼在来之前先给我打了个电话,不然……你为了你的发明不惜拿我当牺牲品?!”

“不!不是!我只是想做个实验,并不是想害你!”李顺阳慌忙解释。

“不用解释了,你想害我,那我就先杀了你!”王梓双手猛地用力。

“住手!”这时房间里又缓缓走进两个人,谢晨和陈辉。

谢晨解释说:“周小曼知道你性子冲动,所以顺便也叫了我们过来。”

周小曼也说:“王梓,你先别急,听我慢慢说……”

王梓闻言默默放开手,一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周小曼的身上。

周小曼摇摇头,痛苦的闭上眼,“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早知道我一开始就该告诉你……我的前男友秦海峰,他是被人谋杀的,头部被一块木板砸到,而这个木板上后来经化验除了秦海峰上面还有别人的血。但是因为血液混合在一起,而且量太少不好取样调查所以就放弃了。我就从这块木板上取了一块做成灵牌的形式留个纪念,同时也祈祷凶手能早日被找到……”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对了!”陈辉忽然一拍大腿,“我想到了!”

“你想到什么了?”谢晨问。

“把灵牌放进电热毯通电制冷,灵牌上写谁的名字不重要,关键要看上面有谁的血!孙朝彬之所以会成为植物人不是因为我把灵牌上名字换成了他的,而是因为上面有他的血!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李顺阳用灵牌做实验却没有成功——因为他的灵牌上没有沾血!”陈辉越说越激动。

众人愣了片刻,不约而同都恍然大悟。

“所以杀害秦海峰的凶手就是孙朝彬!”李顺阳一声惊呼。

“那——这发生的一切,可真是恶有恶报了……”王梓不胜感叹。

众人都看向周小曼,周小曼也显得很激动,但她还是极力保持冷静:“既然这样,那我就去举报孙朝彬,只要血样对的上,那就说明他真的是凶手!”

“对!我们一起去!”谢晨也说。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光一下子暗了下来,同时传出一阵噼啪的诡异声音。

“嗯?谁啊?”谢晨问道。

“什么声音?”陈辉也问道。

簌簌,簌簌簌……

众人以为是幻觉,但是这声音却一声紧一声地传过来。

忽然周小曼一声惊呼,“你们看!”

房间门口忽然有个白影慢慢立起,看不清面容,佝偻着身子。

陷阱

众人都下意识的后退,那个白影依旧立在那里,然后发出恐怖的笑声。

“你、你是孙朝彬还是秦海峰?”李顺阳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嘭!”几乎就在同时,那个白影忽然膨胀然后炸开了,并且炸出许多碎玻璃渣!

大家躲避不及,虽无大恙,但几乎都被碎玻璃划伤了。

“混蛋……”王梓愤怒地咒骂着,“我去拿点酒精棉签来,你们等着。”

没多大会王梓就拿来了,然后几个人都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忙活了十来分钟,大家才安稳下来。李顺阳忍不住问一句:“为什么会这样?”

“你问我,我问谁去?”陈辉无奈的回答。

“算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谢晨说。

于是众人准备离开,出了门后周小曼环视一周,“咦?王梓去哪里了?”

李顺阳闻言扭头,“王梓,快出来啊。”

王梓却不理会,只见他诡异地站在床前,“嘿嘿嘿……”

谢晨心里又冒出那股冰冷感,“你在干什么?”

王梓阴森地说:“在你们没来前,我装神弄鬼把李顺阳吓走然后在这个房间布置了一下,不止拆开电热毯换掉了灵牌,还设计了那个白影和爆炸,现在可都派上用场了——你们刚才受伤后都用棉签擦拭,我现在又把你们用过的棉签往灵牌上一擦——所以这个灵牌上已经有你们几个人的血了……”

周小曼脸色一白,“你要干什么!”

“哼,没想到以前的事情还是让你们查出来了。其实当年就是我跟孙朝彬杀了秦海峰!”王梓恶狠狠地说。

“你、原来你……”秦小曼颤声说道。

“秦海峰这个人两面三刀,背地里阴人不是一次两次了!我和孙朝彬气不过决定杀了他,不过在搏斗过程中我们两个也挂了彩,不慎在现场留下了我们的血迹。幸好警方没有追查到我们,但是没想到陈辉阴差阳错发明出来电冷毯这种东西,要不是因为小曼取下来作纪念的那一小块木板上没有我的血迹只有孙朝彬的,我早就成植物人了!留着这个隐患始终不好,所以——还是把你们也变成植物人比较保险,哈哈哈!”王梓得意地大笑起来,然后他就拿起电热毯插头,往插板插去!

众人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啪啦!”忽然插头处冒出一丝火花,把王梓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几步,插头也掉在地上。

“趁现在!”谢晨李顺阳同时扑了上去,重重地把王梓撞到墙上。

“你们——啊——”王梓被撞中了脑袋,登时不省人事。

“成功了!”李顺阳不可置信地说。

“太好了!”陈辉激动地跳了起来。

冰冷的终结

“还没呢——”谢晨忽然低声说了一句,然后重重在李顺阳后脑一击,后者一声闷哼也倒在地上。

这下情况突变,陈辉和周小曼都愣了。

陈辉急忙大喊:“谢晨!你在干什么!”

谢晨神色阴沉,“王梓说的没错,留着这个隐患终究会出事……因为杀死秦海峰的那块木板上,应该也有我的血。”

“为什么?”周小曼痛苦的大喊。

谢晨冷笑一声,“你以为校园里秦海峰人缘很好吗?你难道不知道因为他的自私自利得罪了多少人?曾经我跟他分到同一个组来完成期末大作业,而他不仅否决我所有创意,还对我百般嘲笑,最可恶的是,他瞒着我自己做好后单独交了,导致我交不上作业最终挂科,奖学金评先评优保研这些东西全和我无缘了!从那一刻起,我就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找他报仇!”

陈辉呆住了,周小曼也呆住了。

谢晨继续说:“那天我亲眼看见王梓和孙朝彬杀秦海峰,我没有出声,等到他俩走了以后我才上前,然后我就发现秦海峰居然还没死,所以我就拿起一块木板,狠狠地朝他砸了过去,甚至因为用力过大,我的手被粗糙的木板割破,事后因为害怕光知道跑没来得及处理……现在你们都知道了?那我就动手了!”谢晨狞笑着拿起电热毯的插头……

“慢着!”陈辉忽然开口,“谢晨你不要轻举妄动,你别忘了那块灵牌上还有你的血迹!”

“哈哈哈哈哈……”谢晨像是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傻?我早就看出来王梓面色不善了,所以我根本没有把我用过的棉签乱扔而是收了起来,这块灵牌上根本没有我的血迹!你们去死吧!”

谢晨毫不犹豫,迅速把插头插了进去,电热毯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然后周小曼和陈辉就看到了令他们终生难忘的场景:一股白雾从电热毯升起,升到插头处顺势蔓延到谢晨身上,然后谢晨一动也不动,全身都结满了冰碴,同时电热毯停止了运作……

周小曼和陈辉对望一眼,两人都同时明白了——原先那块灵牌上只有孙朝彬一个人的血,就足以让温度降到零度,现在灵牌上有好几个人的血,通电后一瞬间电热毯就能释放出零下几十度的严寒,所以谢晨就这样被冻住了!

窗外一阵狂风吹来,谢晨顺势倒地,然后在地上如同玻璃一般摔得粉碎……

仙剑奇侠传破解版

魔神战纪2变态版

天天世界杯变态版

帝国光辉内购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