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死亡高速路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26:56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上一篇:《死亡高速路(中)》

“哈秋——”宁柠又打了一个喷嚏。

“先进屋再说吧,都淋了那么久的雨,再不换洗下就要感冒了。”欧文止住这个话题,转身去按铃。

按了好几次,院子内依旧没有传出任何动静。

“会不会屋里的人都睡死了?”宁柠冷得浑身哆嗦,现在只想快点去洗个热水澡。

欧文正想翻墙进院子里,面前的铁门“咯”的一声开了。

“这是叫我们进去的意思吗?”苏笛喃喃。

宁柠抢先进去了,欧文和苏笛也跟过去,刚走到楼下,房门也自动打开了。

“不会这么邪门吧?”苏笛有点担心。

“说不定哪里有监控,屋主透过监控看到我们就给开门了呢。”宁柠答道。

要是事情是这样简单就好了。苏笛心想,一团挥之不去的疑雾笼罩着她,让人隐隐不安。

三人进到屋子里,四处查看了一下。一楼是客厅、厨房、餐厅、洗手间、杂物室,二楼是一间书房,五间套房,套房里都有浴室。往上的半层是楼顶的储物室和天台。

偌大的屋子里,三更半夜灯火通明,却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诡异,十分诡异。但是三人也顾不上这些了。他们各自挑了一间房,宁柠受不了浑身湿透,第一个跑去换洗,剩下两人还在打量屋子。

宁柠洗澡都喜欢泡澡,每次都要泡上半个小时。欧文对这最为了解了,趁着宁柠还在浴室,他悄悄来到苏笛的房间。

浴室内,热气腾腾,把眼前的景象蒙上一层模糊感。

花洒间的半透明玻璃门上映出了此时在里面淋浴的婀娜身姿。

欧文盯着玻璃门上凹凸有致的身影,嘴唇十分干渴。

他的闯入并没有影响里面的佳人淋浴,但对方一定知道这边的动静,这样一想,欧文肚子里就明白了。

“苏笛,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是你。”欧文吞了吞口水,“你一定是怪我没陪你去流产,但是你也知道宁柠她的脾气,那几天刚检查出怀孕了,要是我不安抚她,我担心她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我知道瞒着你和宁柠交往不对,但是错已经犯下了,我也知道错了,等回去后我会让宁柠去打掉,然后跟她断清关系,我们以后好好在一起……”

欧文还在说话,里面的身影本来一直未受影响的在淋浴,一听到宁柠怀孕,玻璃门上的影子僵住了。

欧文走近玻璃门,刚好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把玻璃门拉开一条缝。

欧文看了眼玻璃门上的手,手腕上戴着一条碎星星手链。

心中窃喜,欧文伸手搭上那只手,缓缓推开玻璃门。

他的目光首先被大腿吸引住,难以置信地顺着大腿往地板看去——

原本透明的热水流到大腿的时候已经变成浑浊的血水,在地面形成几道血水流,流进排水口。

心跳仿佛卡在嗓子眼,欧文僵硬的抬起脖子往上看——被血水染成猩红色的连衣裙紧贴在身上,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到了肩膀位置,那里凹下一个大口子,血肉模糊。而头,没有了一半,从侧边看到里面坏掉的脑部组织,另一半的头,脸部只是一堆血肉。这……还能活着么?去1

欧文突然想起还在外面找屋子时突然从右边牵住他的那只手。

还有车轮卷进的半张头皮和头发。

巨大的恐惧终于把网织好,迅速的收拢,死死裹住猎物。

欧文的身体僵住,连声音也哑了,完全不受他控制。他想逃!必须要逃!不然会没命!

但是这样的意识却传达不到四肢!

那具尸体猛地用手掐住他的脖子,力道越来越大,要置他于死地!

意识抽离身体,欧文再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此刻,早早换洗完的宁柠正在天台围栏边,任由身体被雨再次淋湿。

如果她没有想起有事找欧文,估计她还会自欺欺人,当作一切都不知道。去欧文房间见不到他,宁柠就觉得他会在苏笛那里。

嫉妒、不甘、恼火驱使她悄悄潜进了苏笛的房间。本来想捉奸在床,让苏笛容颜扫地退出这段三角关系,同时大度原谅出轨的欧文,让欧文自知理亏乖乖呆在她身边。

一石二鸟。

没想到她会听到欧文的那些话。

苏笛居然有了欧文的孩子,而且和她差不多同一时期有的,现在欧文竟然想摆脱她。

不甘心!

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她确实不知道欧文已经在和苏笛交往,等到了知晓的时候,心里又不甘心,无论用什么手段,她都要把欧文抢过来!

苏笛和她从高中就认识,她很清楚苏笛的性格,只要她不放手,苏笛很快就会退出。

这样一想,心里就舒服多了。

宁柠握紧拳头,深呼吸一口气,松开手,眼神坚定起来。

回去好好泡个澡,忘掉刚刚的事。

宁柠转身,却看到一个熟悉的侧影。

“苏笛?”

必须要笑!不能被苏笛打败。宁柠想着,于是微微仰脸,骄傲的走过去。

“怎么了?什么事不开心上来淋雨,说来听……”宁柠的手拍上她的肩膀,奇怪的手感让她一窒。

肩胛好像凹陷了一个大洞,摸不到锁骨的硬感。就像掂在手上一坨待售的肉类,软趴趴的。

借着楼道透过来的昏暗灯光,宁柠壮着胆子把对方的身转正面……

一阵巨大的响声把苏笛吓了一跳,听起来像是有重物坠地。“欧文?”

“欧文?”

还是没有回应,屋子静悄悄的。苏笛有些害怕,心里担忧着刚刚的闷响,只好只身出门查看。

应该是在房子后面传过来的声音。

苏笛绕了半圈屋子,地上的躺着的身影让她大惊!

那是宁柠!

苏笛忍住尖叫声,手颤抖不停。

她死了……苏笛的手指探到宁柠的鼻前,感觉不到任何气息。

宁柠的身体扭曲得十分奇异,脖子已经断了,仰着脸,双眼瞪大,盯着上方,脑后的地面上积了一滩血。

苏笛觉得她是在看着什么东西。

普通人见到这种惨状的反应一般都是尖叫、呼救,苏笛的反应倒是十分理性冷静。确认宁柠死了后,她突然觉得心里一直堵住的石头不见了。

不过还是要去找欧文来看看情况。

现在,连天也在帮助她……

苏笛回到屋里,呼唤欧文,却得不到回应,只好一间一间房间的找。

她的房间……有人在?

浴室的灯开着,里面传出水流声。

奇怪,她浴室里的花洒不是坏的吗?因此刚刚她才去了其他房间洗澡,怎么会有流水声?

“欧文……是你在吗?”

苏笛轻轻推开浴室的门,门开出一条缝,只见洗手台上放着一个非常熟悉的红色的手袋!

苏笛的手吓得往后缩了一下。

那个手袋……是她的!

手袋明明遗漏在车上,为什么会在这里!

苏笛感到头皮发麻,恐惧和疑惑终究促使她打开浴室的门,只见淋浴间的玻璃门半开,一双人腿勾在玻璃门的移动槽。

“欧文!”

苏笛连忙跑过去。

走近一看,苏笛吓得失声尖叫!

欧文倒在地上,眼睛大瞪,嘴巴张开,致命的是心口处插着一把剪刀!

那把剪刀——是她的!

这间屋子一定有问题!

一开始她就觉得很不安!

现在宁柠死了,欧文也死了!那个凶手一定还在屋里飘荡着,随时要她的命!

她要崩溃了!

苏笛踉跄着逃离屋子,直觉告诉她,不能再留在那里,也不能往前路走!

现在,只有往回走!

雨势依旧很大,四周昏暗。苏笛跑了很久,脚板火辣辣的疼,终于见到她们刚刚遗弃的红色车子!

一切都是因为这辆车!

苏笛有些歇斯底里的哭,她不想靠近它,身体好像被强大的磁场吸引过去,不受控制的往车子移动!

等到她来到车前,后座的门突然自动打开了!

来吧,进来吧。苏笛看着那扇门,似乎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的脚好像不属于她的,往后门走去。

不要!

不要!快停下来!

心里一直在惊恐的呐喊,这一切于事无补!

站在车门前,一双血手从车里伸出来,抓住她的手臂!

双方接触的刹那,苏笛怔住了——

许许多多的记忆片段在脑里飞快的回放……

午夜12时,她失意的离开酒吧,开着自己的白色轿车上了高速。

半路,她看到一名男子在路边求救,于是停下车。

谁知车门一开,男子手中突然多出一把刀,往她身上猛刺了几下!

她倒在血泊中,眼睁睁看着男子搜刮车里的财物然后搭上赶过来的同伙的车逃之夭夭!

血水染红了她的白色小礼裙。

不能死!她还没有跟欧文、宁柠摊牌。她挣扎着起身,想要求救。但是意识逐渐飘远,只觉得身体轻盈,然后无意识的在路上走着。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见到了一辆红色轿车。

她用尽力气向对方呼救,瞬间骨肉分离的剧痛撕碎了她最后的希望。

很痛很痛——

来来回回,车轮在她身上肆虐……

眼泪疯狂溢出,苏笛怔怔的看着车内那个残破的身躯——那是她自己!

而现在站在车外的苏笛是她尚有一口气时脱离肉体的魂身!

她忘了自己出了意外,魂身回到了酒吧,坐上了正要离开的欧文、宁柠的车!

这么一来,一切都明白了……

她死了……

现在,要回到肉体里,让魂身安息……

赤月皇城

哈哈三国游戏

幻兽大陆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