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滤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过滤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复旦投毒案8日二审宣判黄父希望维持原判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8:45 阅读: 来源:过滤机厂家

去年2月18日,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中)走出法庭。

被告林森浩二审最后陈述

“今天,我选择了上诉与自我辩护。对于结局,我不敢有所奢望。如果我侥幸还有机会,我将在后面的日子里竭尽全力地补偿你们,服侍你们终老;如果我还是走了,那也只是我的报应,希望你们能从丧子之痛的阴影中走出,好好地活着。或许有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我们将为着自己的过错而赎罪。同时,我也希望,千千万万的年轻人能从我身上吸取到教训,引以为鉴!……”

5日下午,记者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微博获悉,1月8日上午10点,将对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5日下午3点,受害人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也接到了二审宣判的通知。他表示,二审开庭后,一直在家中等待结果,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够维持原判,并早日走出这一段“折磨”黄家人近两年的伤痛。

相对于黄家人的等待,林父则显得有些忐忑。据悉,林父将于1月7日到达上海,同时,林森浩的两位代理律师,还将在7日进看守所再次会见林森浩。

二审焦点>>

1、是否是故意杀人?

被告林森浩在陈述上诉理由时,坚持“愚人节开玩笑”的下毒理由,辩称自己没有杀人动机和杀人故意,自己对投毒后的饮水机中的液体进行了稀释。

2、所投毒物是否是“二甲基亚硝胺”?

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提出,林森浩获得的毒物二甲基亚硝胺系非法制作,“按照书本上的方法做的,又放置了那么多年,林使用的时候,它还是不是二甲基亚硝胺?”

检方指出,本案鉴定作出了黄洋符合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致急性肝坏死引起急性肝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我们认为是充分的。”

3、黄洋死于爆发性乙肝?

辩方法医证人胡志强称:黄洋是爆发性乙型病毒性肝炎致急性肝坏死,多器官衰竭死亡。

检方鉴定人员表示,黄洋的尸体鉴定报告是5位专业鉴定人的一致意见,都是二甲基亚硝胺中毒导致肝肾多器官损伤衰竭而死亡。

法院公告>>

本月8日 复旦投毒案二审宣判

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件发生后,去年2月18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认定,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法院认为,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最终,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年2月25日,林森浩的二审代理律师唐志坚正式受林森浩委托向法院提起上诉。

2014年12月8日上午10点,该案在上海市高院第五法庭开庭审理。

二审庭审现场,被告林森浩在陈述上诉理由时,坚持“愚人节开玩笑”的下毒理由,辩称自己没有杀人动机和杀人故意,自己对投毒后的饮水机中的液体进行了稀释。此后,双方就“是否是故意杀人”、“所投毒物是否是‘二甲基亚硝胺’”、“黄洋是否死于爆发性乙肝”等焦点展开辩论。庭审至当日晚上11点33分,历经逾13小时的审理,复旦投毒案二审结束。

2015年1月5日下午,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微博获悉,1月8日(本周四)上午10点,法院将对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

对话黄父>>

希望维持原判 一家人早日走出伤痛

对于二审宣判的日期,5日下午3点,黄洋父亲黄国强也从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处电话获得了此信息。

5日下午5点,黄国强在接受华西城市读本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接到消息后立即准备前往上海,“目前还没订到票,但争取要赶在7日前抵达上海,要去听宣判结果。”从事发到现在,黄国强夫妻俩多次往返上海。这对年迈的老人,身体也大不如从前,都因疾病在服药。一直支撑他们的,就是要为儿子“讨回公道”,希望“惩凶追责”。

对于黄洋事件来讲,黄家人始终还未走出伤痛,甚至到今日仍难接受这样的事实。黄国强告诉记者,至今一年多近两年的时间,中途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无数次被提及此事,夫妻俩的大部分时间也奔波于此事,已经在心里成了深深的烙印,难以忘记,也很难走出这段阴影。在去年2月的一审过后,黄国强夫妇认为此事能够告一段落,尽量开始新的生活,可未曾想到会有二审的风波。

“二审之后,一直在荣县老家等(结果)。”黄国强所说的“等”,是因为此事带给了一家人巨大的伤痛,盼望能够早日结束。对于结果,黄国强表示,“希望二审结果能够维持原判,这也可以让我们走出这一段难忘的记忆,开始新的生活。”

与此同时,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已经将宣判日期告诉了林父。相对于黄家人的等待,林父则显得有些忐忑,表达也不清晰。据悉,林森浩的父亲将于1月7日到达上海,而两位代理律师将在7日进看守所再次会见林森浩。

道歉求情>>

他能免死吗?

二审判决结果出来前,大众关注的焦点是林森浩会不会免死。曾有复旦同学们为林森浩说情,他自己也亲写下两页多的道歉信,但另一方面就是被害人黄洋的父亲决不接受,坚决不宽容。那100多位同学写的这种求情信,包括他给黄洋父母写的道歉信,会不会对司法判决起什么作用?

复旦学生联名“求情”

专家:对判决无影响

一审宣判一个月后,复旦学生将一份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递交上海市高院,随后又寄出学生签名的声明书,并附带了部分学生的学生证复印件。请求信写道,林本人必须痛彻心肺地忏悔,如果得以生存,应以一切办法为受害者父母尽孝赎罪,复旦学生同时恳切表示,“我们愿意代黄洋尽孝,尽一切力量帮助他的父母。”

而面对复旦同学的求情,黄洋的父亲依然表示不能接受。黄洋父亲表示:“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来进行判决,不应该受其他的什么左右,来求情就给改判,这个我们是不能行的,不能答应的。”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表示,因为联名信是在案件发生之后的事情,不会起多大的作用。像100个同学联名信,它相当于人民群众来信来访的一个姿势,法院可能会关注,但是不会对判决有什么大的影响。

林森浩手写道歉信

专家:谅解能影响量刑

“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事到如今,我只能很苍白地说,对不起”,今年3月14日林森浩曾手写道歉信,希望通过代理律师转交给黄洋的父母,但得到的却是黄洋父亲的拒绝,黄洋父亲说,“信里面还不是真诚,还是说是开玩笑的,一直在为他的罪行狡辩,我不接受他的道歉。”

林父说一审判决后,他找到黄洋父母在上海的暂住地,去当面道歉被拒绝,之后又两次前往四川自贡黄洋的老家去道歉,但是都没能和黄洋的父母见上面。“他总是拒绝,也不听电话,也不怎么,后来我没办法,就去买了点东西到黄洋的坟上敬一点香。”林父也感到无奈。黄父说他知道林父两次来过四川,但他不想见对方。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院长曲新久表示,如果被害人对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形成一定的谅解,对量刑,特别像死刑判决是有相当影响力的。但类似的案件当中,像同学这种关系其实取得谅解也是相当困难。

鹤壁工作服定制

遂宁西装定做

益阳设计工服

相关阅读